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钱讯首页 > 财经资讯 > 高端访谈图 > 正文

刘世锦: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 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

2019-07-18来源:证券时报 网友评论(0)

  处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换的中国经济,如何在升级换挡过程中,充分挖掘自身潜力,争取实现中速平台上有活力、可?#20013;?#38887;性强的增长?如何深化改革,摆脱路径依赖,挖掘新增长来源,并制定与之配套的战略计划?这是当前经济工作中亟待?#40644;?#30340;重点。

  围绕这些问题,国务院发展研究?#34892;摹?#20013;长期增长”课题组展开了长期研究,其中第七辑就2019~2028年10年经济进行了展望。近日,证券时报记者专访课题组负责人——国务院发展研究?#34892;?#21407;副主任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。他全面剖析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,分析下一阶段经济增长的五大来源,并提出了与之配套的战略方案。

  在刘世锦看来,低效率部门改进、低收入阶层收入增长和人力资本提升、消费结构和产业结?#32929;?#32423;、前沿?#28304;?#26032;,以及绿色发展,是与高质量发展要求相适应的中速增长的五方面潜力。要充?#36136;?#25918;这些潜力,关键要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,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。

  中国经济开始步入中速平稳增长期

  证券时报记者:当前经济正处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换期,增速放缓已成为共识,但具体回落幅度仍有待明确。您如何看待高质量发展与经济增速的关系?

  刘世锦:从经济增长阶段转换的角度看,从2010年一?#24452;?#24320;始的增速回落,到2016年三?#24452;?#24320;始触底,逐步进入中速增长平台。触?#36164;?#19968;个?#28304;?#36807;程,不可能?#36135;?#32780;就。从过去两年多的情况看,构成高增长重要来源的基建和房地产投?#23454;?#21382;史需求峰值已过,在增速回落的过程中,仍在寻找与中速增长相适应的新均衡点。这样的均衡点?#19994;?#21518;,整个经济的中速增长平台才能基本稳下来,进入一个较长时间的稳定增长期。

  证券时报记者:去年以来,内外部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加,决策层提出“六?#21462;保?#20854;中就包含稳增长。对于现阶段的稳增长,您认为有哪些着力点?

  刘世锦:决策层提出了稳增长的任务。在这个题目下,可以看到几种不同的选择。

  一?#36136;?#32487;续沿用老办法,主要是通过扩大基建投?#19990;?#31283;增长。这种办法看起来轻车熟路,但面临杠杆率上升、投资空间缩小、效率下降等难题。另一种思路是将近期的增长回落归结于去杠杆以及从紧的宏观政策,主张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和?#26696;?#21152;积极”的财政政策维持已有的增长速?#21462;?/p>

  还有一?#36136;?#20027;张尊重增长阶段转换的规律,?#23454;?#38477;低增长预期,在保?#36136;识?#36135;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同时,聚焦于实?#24066;?#28145;化改革,拓展新的增长来源,争取中速平台上实现有活力、可?#20013;?#38887;性强的增长。

  证券时报记者:当前对GDP增速目标已开始淡化,应该如何看待增长目标,如何使之与高质量发展匹配?

  刘世锦:在以往长时间的高速增长阶段,GDP指标被置于优先地位,尽管这种方法存在问题,但在那个阶?#20301;?#31639;过得去。进入中速增长阶段后,潜在增长率下降,如果继续实行GDP挂帅,问题?#31361;?#20984;现。

  党的十九大提出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,在增长目标及其实现机制上要有相应调整。高质量发展并非一个抽象概念,可以体现为由一组指标构成的目标体系。其中具有标志性的指标是就业,还可以包括风险防控、企业盈利、?#29992;?#25910;入增长、资源环境可?#20013;?#24615;等指标。

  如果高质量发展的目标体系处在一?#36136;?#23452;状态,与之相对应的增长速度就是一个合?#23454;?#36895;?#21462;?#22312;增长目标的形成机制上,应当由以往的“速度决定质量”转变为“质量决定速?#21462;薄?#36895;度和质量有可能出现冲突,需要寻?#19994;?#26159;其内在逻辑上的协调?#38498;?#19968;致性。事实上,短期内与高质量目标体系相适应的增长速度,从中长期看也是可争取到的比较高的增长速度,因为避免了大起大落,从而?#34892;?#21033;用了增长潜能?#31361;?#20250;。

  高质量发展有五大增长来源

  证券时报记者:经济在步入中速增长平台后,要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迈进,需要?#34892;?#22686;长动能与之匹配。您认为当前有哪些可以挖掘的新增长来源?

  刘世锦:由于中国经济规模已经很大,即使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,每年经济的新增量依然位居全球前?#23567;?#25903;撑这样的新增量并非?#36164;隆?#25193;大并稳定中速且高质量发展的增长来源是一个重要挑战。在今后较长时期,中速平台上高质量发展大体上有以下五个增长来源。

  第一,低效率部门的改进。中国基础部门主要由国有企业经营,长期存在行政性垄断,市场准入和竞争?#29616;?#19981;足,效?#23454;?#19979;成为自然而然的结果。近年来,这些领域也推动改革,时有反复,大的格局并未改变。部分企业的切身体验和实证研究都表明,中国的能源、物流、通信、土地、融?#23454;?#22522;础性成本,要高于美国一倍以上。除了土地等由于资源禀赋原因外,主要是因为中国相关行业存在不同程度的行政性垄断。

  第二,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和人力资本提升。可以想象,如果贫困人口能够稳定脱贫,如果农村人口能够顺利转入城市,如果城乡低收入阶层能够逐步进入中等收入阶层,将会释放出多大的需求潜能。这部?#20013;?#27714;潜能是中国经济下一步增长中空间最大且易于获取的。

  提升低收入阶层的人力资本是另一项重要任务。从全社会角度看,提升低收入阶层人力资本的空间最大,经济和社会效益也显而?#20934;?#22312;中国人口结构发生重要变化、?#25237;?#24180;龄人口和就业人口总量下降、老龄化速度加快的背景下,提升低收入阶层人力资本?#20219;?#37325;要。

  第三,消费结构和产业结?#32929;?#32423;。消费结?#32929;?#32423;是中国经济需求增长的常规动力,且能够带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。近年来的一个重要现象是产业内分化加剧,市场份额和利润向头部企业集中,即使在一些发展不错的行业,多数企业日子并?#32531;?#36807;,这也是一个时期以来?#34892;?#20225;业困难增多的重要原因。产业分化、重组推动优?#30772;?#19994;、优势行业加快发展,高?#38469;?#21547;量、高附加价值行业比重上升。制造业服务化、服务业制造化相互推动,带动了研发、设计、咨询、物流、金融、商务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加快。知识密集型服务业正在成为拉动消费结构和产业结?#32929;?#32423;的新主导产业。

  第?#27169;?#21069;沿?#28304;?#26032;。中国创新近年来的一个重要变化,是在全球创新前沿“无人区”的创新增加,由过去的主要?#26696;?#36305;?#20445;?#36716;为部分“并跑?#20445;?#20877;到少数领域“领跑?#34180;?#21069;沿?#28304;?#26032;较多集中于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数字?#38469;?#39046;域。在这一领域,与过去历次?#38469;?#38761;命不同,中国总体上与先行者的差距不大,部分领域还处在领先位置。中国的优势还体现在消费市场巨大、产业配套比较完整等,易于形成商业模式和实用?#38469;酰?#30001;商业模式创新拉动?#38469;?#21019;新。前沿?#28304;?#26032;能够拓展潜在增长?#26102;?#30028;,并对已有生产能力进行革命性改造,如互联网与各类实体经济的结合。中国在前沿?#28304;?#26032;上的最大短板是基础研究滞后。如果没有一大批?#24403;?#23572;奖级研究成果形成的土壤,在前沿?#28304;?#26032;上将缺乏后劲。?#20219;?#37325;要的是,要形成有利于新思想脱颖而出的自由探索环?#22330;?#33021;否?#32929;?#36825;块短板,将是中国力图建成创新型国家无法回避的重大挑战。

  第五,绿色发展。把绿色发展作为一种增长动力,与对绿色发展的理解直接相关。在传统认识中,通常把绿色发展?#38887;?#20110;污?#23616;?#29702;、环境保护,理解为对传统工业化模式缺陷的修?#22815;?#32416;偏。这样看来,绿色发展确实没有多少增长动力,甚至被看成经济增长的代价。如果换一个角度,把绿色发展看成与传统工业化模式相竞争并更具优越性的一?#20013;?#21457;展模式,绿色发展对经济增长的意义就大不相同。绿色发展将重新定义产出与投入、收益与成本,以更低的成本、更优的资源配置,提供更有利于人类全面发展的产品和服务。

  “高?#35759;?#22686;长时代”来临

  证券时报记者:您所提的“五大增长来源”非常全面且细致,正如改革可能带来阵痛,新旧动能的转换是否会面临一些阻碍?

  刘世锦:上述五大增长来源中,前两个是高速增长期遗留下来的,后三个则拓展了中速平台上潜在增长?#23454;?#36793;界。在这样一幅新的潜在增长率画面前,接下来的问题是,这些增长来源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转化为实际增长率。

  概括地说,这些新增长来源有一些与过去很不相同的特点。第一,对制度质量的要求相当高,“半拉子”市场经济是无法适应的,必须下决心解决市场经济建设中的“卡脖子”问题,才能过好这一关。第二,虽然也会有一些热点,但像以往基建、房地产、汽车等大容量支柱产业基本上看不到了,增量更多以普惠方式呈现。第三,增长大多是“慢变量?#20445;?#24456;长时间的努力未必见到大的成效,“立?#22270;?#24433;” 的情况不多了,对耐性、韧劲、战略定力的要求明显提高。

  仔细分析,五大增长来源依托的要素和体制条件各有不同,但“门槛”和高度都显著提高了,要把其中的潜在增长率充?#36136;?#25918;出来并不容易。

  如果说过去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是“吃肥肉?#20445;?#36827;入中速平台后的高质量发展则是“啃?#34917;?#22836;?#20445;?#22686;长的?#35759;确?#21516;以往。这意味着高质量发展也是高?#35759;?#22686;长。当然,释放五种增长来源潜能的?#35759;?#21508;异,前两个来源?#35759;?#26356;大,更为紧迫?#32531;?#19977;个来源则要求更高,带来的压力更大。

  证券时报记者:具体来看,五大增长来源面临哪些障碍?

  刘世锦:前两个增长来源本应属于高速增长期,之所以拖下来,是因为其中的体制政策难题未能得到解决。就低效率部门的改进而言,涉及国资国企改革、民营经济发展、产权保护、市场公平准入和竞争、农村土地制度改革?#21462;?#25171;破行政性垄断、维护公平竞争等已经讲了很多年,但难以真正落地。低收入阶层收入增长和人力资本提升,则涉及农民工进城、住房制度改革、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,还有农村土地制度改革、城乡生产要素双向流动等问题。看到这个问题清单,就不难理解将其中增长潜能释放出来的?#35759;人?#22312;。

  后三个增长来源大多属于新潜能、新体制,但也受到旧体制的羁绊。消费结构和产业结?#32929;?#32423;涉及产业分化重组中市场出清、低效资源退出和社会保障体?#20302;?#24213;等,而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发展则需要更加大胆地对外和对内开放。前沿?#28304;?#26032;和绿色发展,无论是社会?#29616;?#30340;重要性、所需要的要素品质,还是体制机制政策的精致度,?#27982;?#26174;超过以往。

  五大配套发展战略

  证券时报记者:如何?#34892;?#21457;掘以上增长来源的潜能?在体制机?#21697;?#38754;应该做出哪些调整?

  刘世锦:要使增长潜力能够充分发挥,需要制定配套的发展战略,目前来看主要包括五个方面。一是效?#26102;?#38761;战略;二是中等收入群体扩大战略;三是消费和产业升级战略;四是前沿?#28304;?#26032;战略;五是绿色转型战略。这些战略的提出,是在明确增长来源的基础上,从顶层设计、体制机制等方面进行的全方位路径规划。

  效?#26102;?#38761;的目标,是实?#24066;?#25913;变现阶段突出的低效率领域的状态。这些领域包括基础产业等行政性垄断问题不同程度存在的部门,要素无法自由流动导致增长潜能受到抑制的城乡融?#31995;?#24102;,退出机制不完善的低效产业部门?#21462;?#31616;单地说,就是要填平既有的“效率洼地?#20445;?#36798;到现有?#38469;?#26465;件下能够实现的效率水准。要完善产权保护,进一步推动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,?#34892;?#21457;挥国有资本的应有作用,促进各类企业公平竞争,按照负面清单改革市场准入?#21462;?/p>

  中等收入群体扩大战略。中等收人群体扩大的主要来源是低收入阶层。提高低收入阶层的收入,出?#20998;?#35201;是提升人力资本。提升人力资本的重点,是通过反贫困和均等化的基本公共服务等,改善居住、医疗、教育条件,大幅提高?#25237;?#32773;体力和智力水准。同样重要的是增加这部分人群横向和纵向流动机会,促进机会均?#21462;?/p>

  消费和产业升级战略。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依然属于“追赶型增长”的内容。在这一阶段,由于增长更大比重依赖于消费,消费的重要性上升;与此同时,消费增长更多地通过消费结?#32929;?#32423;实现,对消费类别、品质、便利性的要求超过以往,并将这种要求转化为对供给侧的刺激。在此意义上,产业升级是对消费升级的?#20174;Α?#22914;果没有足够的市场需求激励,产业升级难以?#24179;?#21644;成功。产业升级同时依托于供给侧条件的改进,需要更多的中高级生产要素的支撑和优化组合。

  前沿?#28304;?#26032;战略。对中国这样的后发经济体而言,能?#36135;?#36523;前沿?#28304;?#26032;行列,进入科技发展的“无人区?#20445;?#26082;是一种机遇,也面临着更多挑战。在这样一个并不熟悉的领域,把握创新规律、明确优势和短板、准确定位、抓住时机,都至关重要。要坚持以企业为创新主体不动摇。促进创新要素流动聚集,形成一批区域?#28304;?#26032;?#34892;?#21644;创新型城市。加快?#32929;?#22522;础研究薄弱的短板。

  证券时报记者:在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战略方面,具体可以采取哪些举措?

  刘世锦:中等收入群体扩大的主要来源是低收入阶层。提高低收入阶层的收入,出?#20998;?#35201;是提升人力资本。提升人力资本的重点,是通过反贫困和均等化的基本公共服务等,改善居住、医疗、教育条件,大幅提高?#25237;?#32773;体力和智力水准。同样重要的是增加这部分人群横向和纵向流动机会,促进机会均?#21462;?/p>

  加快农民工进入和融入城市的进程。户籍问题的实质是为农民工提供均等的基本公共服务。农村进城人员为城市发展创造了大量社会财富,为他们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并非施舍,而是他们的城市权利。重点要解决好进城农民的住房问题,不仅对他?#21069;?#23621;和融入城市至关重要,同时也能带动大量消?#30740;?#27714;。

  建立反贫困的长效机制。要巩固脱贫成果,着力构造脱贫不返贫的长效机制。立足于提高贫困人口自我发展、创造财富的能力,从各地实际出发,因地制宜,发展具有自身特色和竞争优势的产业,形成稳定的增收渠道。通过改善基本生存发展环境,?#32469;?#26159;医疗、教育、文化等条件,重点提高年轻一代人力资本,创造更多更好的就业创业发展机会,实现贫困的代际阻隔。把仍然存在的贫困人口纳入低保?#20302;常?#23432;住反贫困的底线。

  健全完善社会保障体系。在就业、医疗、养?#31995;?#26041;面,建立覆盖全国的“保基本”社会安全网。加快实现全国统筹、异?#20127;?#36716;,增加便利性,促进?#25237;?#32773;的合理流动。以更大力?#21462;?#25226;更大份额的国有资本转入社保体系,增加社保资金供给,缩减社保资金缺口,同时促进国资产权结构、治理结构的改革。

  促进机会公平。把提高中等收入群体比重纳入政府政绩考核指标体系。提高政府财政支出中用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,借助这一途径扩大内需。改变?#34892;?#22478;市把低收入?#25237;?#32773;挡在城市之外的做法。在大体相当的条件下,在就业、升学、晋升等方面,给低收入阶层提供更多可及机会,逐步改变低收入阶层所处的“?#38382;?#19978;平?#21462;?#20107;实上不平?#21462;?#30340;状况。

  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

  证券时报记者:要保证以上战略的顺利实施,实现增长动力的转换,需要体制政策环境进行相应的调整,其中一个关键和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对待市场经济的态度,但过去一段时间,国际上和国内都出现了一些误解,对于市场经济发展的相关问题应该如何认识?

  刘世锦:中国在市场经济这条路上已经走了40年,是停滞徘徊,还是继续向前走?停是停不住的,不进则退,而倒退是没有出路的。向前走,需要提出一个新的目标,就是建设高标准的市场经济。为此,有一些关键问题需要厘清。

  第一,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巨大成就依靠的是什么?

  国内外对此有不同看法和说法。近期中美贸易摩擦中,也有人在这个问题上给中国泼脏水。那么,靠的是搞国家资本主义、国企行业垄断、计划经济色?#24335;现?#30340;发展规划和产业政策、政府补贴、不尊重知识产权甚至偷盗?#38469;酰?#36824;是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、坚持和扩大对外开放、积极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,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、在合法引进?#38469;?#30340;同时加快推动创新?应该说,答案是很清楚的,正是依靠后者,中国经济在几十年间实现了飞?#23613;?/p>

  第二,中国是要建设一个低标准、不完善的市场经济,还是要建设一个高标准、高水平、高质量的市场经济?

  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进行了40年,取得很大成就,但尚不完善。总体来说,我们目前仍然是一个低标准、不完善的市场经济。当前,我们对内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,对外则要实现高水平对外开放,低标准、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显然无法适应。国际经贸谈判中?#34892;?#20154;抓住中国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之处做文章,?#34892;?#22269;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。在这种态势下,中国当然不能戴上这顶低标准、不完善的市场经济“帽子?#20445;?#24517;须也能够朝着完善市场经济、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的方向前行。

  第三,在建设高标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,面对诸多焦点和难点问题,?#28508;?#20154;要我们改,还是我们自己主动要改?

  针对改革中面对的问题,十八届三中、四中、五中全会和十九大都指出了改革的方向、重点和方法,并不?#28508;?#20154;逼着我们要改,而是我们从长计议、战略谋划,从中国国情出发做出的主动选择。由于更了解情况,知道改什么,如何改,我们自身推动的改革,有可能改得更为彻底、更有成效。

  第?#27169;?#26159;通过把中国特色和市场经济相互融合,增强我国的竞争优势,还是把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、过渡性的、应被改掉的那些东西当成体制优势?

  当前,我国正处在增长阶段转换、发展方?#38454;?#22411;、体制转轨的过程之中,?#34892;?#19996;西是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,?#34892;?#19996;西是转型期过渡性的,?#34892;?#19996;西则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则正在成长的,还有一些东西属于“新瓶装老酒?#34180;?#24517;须把自己真正的特色优势与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、过渡性的、要改的东西区分开来,不能把后者当成体制优势加以固守。

  <本文结束> www.camase.com

    【钱讯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凡注明“钱讯网”来源之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图表),未经钱讯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钱讯网转载内容,不表明证实其描述,仅供投资者参考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已有0条评论,查看所有评论

讨论区

表情: 姓名: ?#36136;?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钱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西汉姆联 阿森纳
怎么看老时时后组三 正常牌怎么看生死门 香港金吊桶论坛 黑龙江时时正规吗 精准pc蛋蛋幸运28预测软件 誉鼎赢天下时时彩 时时彩玩法介绍 澳门沙金娱乐游戏 欢乐生肖平台哪家好 兴发娱乐官网 pk10长期挂机玩法 欢乐生肖官方开奖 快三单双玩法技巧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全网平台直播app 全民炸金花可以提现金